企业概况

​ 我的情怀——故乡酒

发布日期:2019-02-06 08:22:05     来源:国贵酒业集团

  我嗅着茅台镇独有的酒香飘过,不知不觉中,又到了冬酿的季节了,上千种微生物精灵盘旋在小镇上空,寻找与酒结合的最佳契机。

  小时候茅台镇上长大,儿时懵懂,只知道,故乡是泡在酒坛子里的。父母都是酒厂里的员工,家,也就在厂区旁边。每天清晨叫醒我的除了悦耳的鸡叫鸟鸣,还有修坛师傅叮叮叮补坛声。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酱酒浓郁醉人的想起围绕着这座小镇,尤其是秋冬春之际,空气中弥漫着酒的气息,玩弄着人的感官,为之倾倒,为之陶醉。

  我生于酱酒环绕的环境中,父亲酿酒,亦爱品酒。尚在襁褓中时,他便将我置于怀中,深呷一口酱酒,吃一筷子小菜,一边还不忘蘸一点酱酒给我舔舔,小孩哪有什么酒量,酒精的辛辣味即可让我咳嗽起来,父亲乐得直笑,母亲却极为心疼,总是责怪父亲不知分寸。儿时父母管教较严,除了写作业的时间,我都与邻居的小孩都在父母工作的厂区玩耍,看着酒工们忙忙碌碌的,洗酒坛,拉窖泥,下沙润粮,上甑,封窖发酵......现在想起依旧历历在目。年龄渐长,我也成了国贵酒业集团酒厂的一员,看着眼前的场景,往事犹如就在昨天。

  儿时贪玩,时常躲在成堆的空箱子里,等母亲来唤时故意不答,然后突然蹿出来吓她一跳,这样天真无邪的举动现如今却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。

  看着酒工们把微黄醇浓的酱酒注入酒瓶中,随之而来的是幽雅醇厚的酒香,把在一旁的我熏醉了,老酒溢出瓶口流到手中,也不懂得擦拭,直接用舌头吸干净,逗得一旁的大人忍俊不禁。有时候和朋友们开玩笑,调侃我是在酱酒坛子中长大的,看到他们惊愕不解的神情,心里就有小小的得意。与其说是得意,不如理解为是对茅台镇,对酱酒的一种自豪罢了。

  我的故乡--茅台,对我而言,最大的情怀就是酱酒,经得起时间的打磨与沉淀,越久越醇,越久越浓烈。

  小学念完,搬完了所有的家具,我离开了生活十二年的小镇,随父母来到十几公里外的城区生活、学习。中学的生活充斥着忙碌和压力,但我会坚持不定期的回茅台镇看看,每一次回去都有变化,曾经杂乱无章的房子变得竟然有序,被货车压的坑洼的道路变得更坚固更宽了,镇上的小道也铺上了石板,整个小镇充满新生的力量。国贵酒业酒厂也悄悄的发生着变化,曾经三百多平方的小作坊,如今占地面积60余亩,4万平方米厂房,厂房更新了,设备更先进了,工人们的笑容更加的灿烂。

  后来,我顺利进入酒厂工作,走过门口进入车间时,一股熟悉的,浓郁醉人的芬芳自鼻间进入大脑。霎时我顿悟,我的情怀,就是这已经刻入我骨髓的酒香,烙在我脑海中的酱酒。那份温厚,纯粹迷人,并不需要什么物质上的寄托。每一天我都会端起一杯陈年的酱酒,闻一闻它的浓郁深沉,品一品它的醇厚甘甜。

返回顶部